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公主喜嫁 > 第六百七十九章 賞花
    房子的好壞,有時候一眼很難看出來。

    比如磚,這磚就能分個三六九等,還有瓦、木料、土料這些,個中區別很大。有的房子看著挺光鮮,可那屋里的磚頭都粉了,一摳全是泥粉,簌簌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要問劉琰怎么知道的?宮里有些年久失久的老房子就那樣,劉琰真摳過,并不費勁。要是時間足夠,她怕是能赤手空拳在墻上掏出個洞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屋子沒事兒的時候看著還成,但是來點兒大風雨,或是下場雪,這屋非塌不可。

    現在劉琰知道自己將來的公主府建的挺堅實,這是件好事,省工省料又省心,不是好事嗎?

    房子不好住的例子,劉琰前頭有兩三個呢。

    比如劉芳的公主府,就是看著比較華麗精致,但是住起來不大實用的。花園很美,但是需要很多人力物力維持。游廊圍欄雕花很漂亮,但是打掃起來不是件易事,那些細小的縫隙總是積灰。更不要說院子和房子,院子一住進去就覺得太小,有些活動不開。房子也是一樣,正屋玲瓏小巧,除了劉芳起居,貼身丫鬟都勉強能住下,好些時候得在劉芳榻前打地鋪。有了孩子之后就更不方便安置了。

    據豆羹說三公主府還有好些地方蓋的不大合情理,比如下人們走的通道就沒事先規整好,很多時候不得不從前院兒、正堂、東側院兒里穿過去,很不成體統。至于花園兒如何如何的,劉琰當時聽過就算,并沒怎么認真去想。

    現在她自己也要有公主府了,由不得她不上心。

    曹皇后比劉琰還上心呢。

    從重刷門柱用什么漆,到匠作監的哪個人負責監督工程,曹皇后事無巨細一一過問。劉琰怕母后一片愛女心切,最后把個公主府修得太奢華

    那完全沒必要嘛。

    平常人家蓋房子,可以傳給子孫,只要房子沒壞,祖祖輩輩都可以住下去。

    可京城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京城的王府、公主府、或是那些朝臣們的賜第,其實只是賜給你住,王府呢,假如王爵一旦不在,那這王府就不能住了。做官兒的也是一個道理,官兒不做了,那原來賞你的宅子你也不能再住。這跟錢多錢少沒關系,從前朝,再前朝……反正這么些年來一直是這樣的舊例。就算沒人驅趕,人們也會乖乖的搬出來,因為再住不合身份的宅第,那就是逾制了。

    公主們也是一樣的。活著的時候這府第可以隨便住,但是一旦公主駙馬不在了,那這府第宗正寺就會收回。

    劉琰感覺,這跟賃房子住的感覺差不多。這宅子以前住過別人,現在住她,將來啊,可能還會有不知道什么人住進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又何必勞民傷財呢。

    身為公主,劉琰對富貴看得還是挺明白的。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,其實飯夠吃,衣夠暖就行了,她并不喜歡過于張揚奢侈。

    只是她身旁的人似乎并不這么想。

    陸軼幾乎隔一日就打發人送信給她,這個人和趙磊也不是白交好的,畫的沒趙磊那么好,但好在畫房樣子也不需要多高明的畫技。

    公主府的前院什么樣,回廊什么樣,花園什么樣,在陸軼筆下清晰而明白的一一展現在劉琰面前。

    他還把花園里的石雕畫給劉琰看。

    那石雕據他說,是玉石雕的,在水池中間,有草莖,荷葉,荷花,還有兩只仙鶴,在水中央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在信尾他說,等劉琰方便出宮時,帶她去看看這個花園。

    玉石雕的……

    似乎奢侈了些。

    但是看他寫的,又挺想看的。

    劉琰覺得自己真是個前后矛盾,心口不一的人啊。

    天氣很快熱了起來,似乎就是一夜之間的事。陸軼又捎了信來,說庭院里有幾株樹開了花。

    劉琰很想去看看這花。

    曹皇后現在不怎么管她,只要劉琰不在宮外過夜,去哪兒都隨她的便。

    而且劉琰現在被打趣的次數都少了。

    倘若一個人臉皮很薄,一被打趣就羞惱,那旁人肯定挺愛逗她的。但劉琰可不是那樣的人。男婚女嫁天經地義,有什么好羞的?再說,對著外人裝一裝也就算了,對著自己再靦腆,圖什么呀。

    曹皇后無奈的說了她兩回“厚臉皮”,從此也就不拿出嫁這個事兒逗她說話了。

    劉琰和陸軼約了在他休沐的這天去賞花。

    第二天偏偏是個陰天,劉琰才出宮門沒多久,天就下起雨來。雨倒不大,雨線細牛毛,空氣變得潮濕微涼。

    “幸好雨不大。”

    劉琰掀起一角車簾,看著站在車旁的陸軼。

    陸軼今天穿了一身兒常服,月白色,在這樣陰沉沉的天氣里看起來格外清新。

    劉琰恍惚了下。

    她好象從來沒有見陸軼穿這樣的顏色。

    陸軼的衣裳一直都是深色居多,黑、深藍、蒼青、劉琰見過他的官服,黑底色,掐著細細的紅邊。

    那身兒官服也好看,尤其束著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内蒙古11选5宣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