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都市小說 >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> 第3818章 兩天三夜
    當陳六合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!

    睜開眼簾,病床旁幾張精美的面容出現在他的視野當!

    病床旁的人不多,只有女,蘇婉玥、雨仙兒以及沈清舞!

    看到陳六合醒來,女都高興壞了,雨仙兒趕忙去叫醫生來幫陳六合檢查。

    一番檢查過后,陳六合恢復的非常好,一切都無大礙。

    “陳六合,你又一次在死神面前起舞,你又贏了死神一次,你是不是非常得意?”雨仙兒看著陳六合:“你這個瘋子,是不是就享受這種刺激的感覺?”

    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雨仙兒的臉上,竟然鮮有的嚴肅,語氣,有著不加掩飾的責備!

    她們的心臟不是鐵打的,她們無法一次又一次的承受這樣滅頂之災般的沖擊!

    這段時間,才多久?陳六合已經是第幾次跟死亡擦肩而過了?并且每一次,都是那么的驚險,每一次,都能讓主治醫生說出基本上沒有希望的話語!

    雖然陳六合的命太硬,每一次都奇跡般的生扛了過來!可這種沖擊,誰能承受的了?

    陳六合抬了抬眼皮,他沒有去跟雨仙兒計較太多,而是擠出了一個笑容,眼神在女的臉上掃量而過,道:“但凡有牌可打,我都不愿意以命相搏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沒牌了,我最大的王牌,只是我自己而已”陳六合輕描淡寫的說道,但這句簡單的話語,蘊含著多少的無奈和悲涼,誰能清楚?

    起碼沈清舞等女聽在耳,就感覺心房刺痛,疼惜無比!

    “誰說你無牌可打的?你完全可以不用這種方式啊,你明知道前方是條死路,是個大坑,你就非要往里面跳嗎?你是不是覺得你自己很英雄,很強大?你就是蠢豬。”

    雨仙兒咬著嘴唇斥責道:“你可以通知雨家,你可以通知郭爺爺,你可以打的牌足夠多,你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打破諸葛銘神設下的死局。”

    陳六合搖了搖頭,道:“那樣的話鬼老,兇多吉少”

    “他的命難道比你的命還重要嗎?”雨仙兒置氣的問道,看的出來,她這次是真的生氣了,或者說,是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的命,很重要,我活著,就不會讓他死。”陳六合非常肯定的說道,因為,鬼谷是讓小妹重新站起來的唯一希望!

    頓了頓,陳六合看著雨仙兒又道:“你這算不算是貓哭耗子假慈悲?最希望我死的人,不是你啊?我淪落到今天這種田地,也是拜你所賜啊。”

    “年前,勾結他們,一腳把我踹進深淵的是你,多暢快啊?現在我要一點點的往上爬,多難啊”陳六合說道,有著難以釋懷的幽怨。

    雨仙兒猛然一怔,臉色瞬間煞白,美眸都浮現出了盈盈水霧,她無比委屈的看著陳六合,仿佛心憋著萬千心事與秘密無法道出一般。

    任由淚水滑落臉頰,雨仙兒死死咬著嘴唇,也不說話,也不抽泣,就直勾勾的盯著陳六合看,那眼神,仿若能讓人心為之寸斷一般。

    陳六合心也是微微一顫,暗自長嘆了一聲,竟然發現自己有些不敢去跟雨仙兒對視了,因為雨仙兒此刻這樣的狀態,真的太讓人難受了,讓他心像是壓了塊石頭一般的發堵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以前的事情我懶得再提了,反正曾經的那個雨仙兒,已經死了!我跟你們雨家的賬,現在沒工夫算,以后再跟你們結清。”陳六合不耐煩的擺了擺終結了這個話題!

    其實,他這何嘗不是在化解此刻的尷尬氛圍?何嘗不是想讓雨仙兒心好受一些?

    曾經那至死不渝的情感,終究是做不得假的,陳六合以為自己徹底死心了,但人非草木豈能冷血無情?豈能把回憶徹底抹除的一干二凈?

    要說對雨仙兒真的能做到鐵石心腸和無動于衷,那絕對是騙人的!

    入京的時候,陳六合對雨仙兒,有的是滿腔的怨恨與憤怒!可經過這么長的時間相處,感受到雨家對他的關照與幫助,看著雨仙兒對他的糾纏不休!

    那種刻骨銘心的恨,似乎在潛移默化,正在減緩著

    雖然這一點,讓陳六合非常的惱火和不想承認,但這就是事實,是他心底最深處最真實的感受

    陳六合轉過眼神,不再去看滿心委屈滿臉幽怨的雨仙兒,他對沈清舞和蘇婉玥兩人笑了笑:“對不起,又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蘇婉玥悄悄摸了摸眼角的淚痕,搖頭道:“你冒著生命危險都要去做的事情,就一定有你必須要去做的道理,我不怪你,我也會一直陪著你!”

    “沒事了,都過去了”陳六合內心充滿歉疚的說道。

    沈清舞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伸出掌,跟陳六合的掌緊緊握在了一起,一個舉措,足以表明一切,足以傳遞出沈清舞對他的所有感情!

    笑了笑,陳六合動了動身子,只感覺一陣陣錐心的刺痛從胸腔襲來,他皺了皺眉頭,這一次,他傷的的確是太重了,還能活下來,估計已經讓很多人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!

    “對了,我昏迷了多久?”陳六合問道。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内蒙古11选5宣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