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都市小說 > 以牙之名 > 64、第64章 過去(三)
    這個吻來得猝不及防,別說是司君,就是項目組其他幾個人也愣在了當場。

    要說一個杯子喝水還能算好兄弟,天天一起上自習幫抄跟自己沒關系的筆記也算好兄弟,那這接吻總不能算好兄弟吧!躺在圓臉懷里的瘦高,一個沒注意,直接摔到了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咚!”地一聲巨響,把沉浸在清甜啤酒味吻里的司君給驚醒了,下意識地推開了夏渝州。

    夏渝州為了夠到司君的唇,用極其高難度的動作歪著身子,只挨了一點點凳子。所有力量的支撐點,都在抓著司君衣領的那只手上。被突然這么一推,頓時失了重心,另一只手下意識去抓旁邊的桌布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他們聚餐是在一個稍微高級點的大排檔,桌上鋪著一次性的塑料桌布。被夏渝州這么一拉扯,桌上的東西隨著塑料桌布一股腦掉了下來。油膩的烤串、半瓶不滿的啤酒,兜頭就往夏渝州的身上砸去。

    變故出現在一瞬間,夏渝州因為愣神,錯過了發揮他敏捷身手的機會,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雜物往自己臉上招呼,下意識地閉了眼。預料中的疼痛并未到來,一只胳膊墊在了他的腦后,沒讓他磕到地上。鋪天蓋地的剩飯殘羹也被司君擋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兩人都變成了落湯雞,帶孜然的那種。

    司君雪白的襯衫被油漬浸透,胳膊上還粘著一根韭菜葉子。夏渝州的連帽衫更是沒法看,被啤酒浸了個透徹。

    小小的包間,陷入了一片寂靜,氣氛尷尬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沒,沒事吧?”葛東西慌手慌腳地一陣亂翻騰,還是最先反應過來的女生給他倆遞了盒餐巾紙。司君皺著眉頭摘掉胳膊上的韭菜葉,擦了擦襯衫上還在滴答的油漬。

    夏渝州沒接那盒餐巾紙,只是死死地盯著司君。剛才的行為是有些沖動了,但既然司君承認了他倆的關系,親一下怎么了?反應這么激烈,是有多心虛!

    見他不動,水滴順著下巴滴答落地。司君拿了張干凈的紙巾給他擦臉,薄薄的夏衫沾了油漬,透出肌膚的顏色。

    “你倆快去洗手間處理一下吧。”念姐看不過去了,出聲提醒道。

    司君反應過來,跟項目組的大家說了聲“抱歉”,就拉著夏渝州走出包間。剛出門,夏渝州就一把甩開司君的手:“怎么,敢認不敢做啊,剛才是誰承認得這么利索的?你推我,怎么不干脆給我一拳,好維護您鋼鐵直男的校草形象!”

    這股邪火從他聽到八卦開始就憋著,在司君推他出去的瞬間達到了頂峰。

    “不是,這是公眾場合,接吻是私密的事,我……我有點不習慣。”司君見他氣得紅了眼,趕忙低聲解釋,試圖再去拉他的手,看看有沒有傷到哪里。

    他倆平時在公開場合也沒少親親,不過都是趁人不注意,比如講課老師背過身板書的時候。其實司君跟他說過好幾次,接吻不應該在公開場合,這是對路人的不尊重。不過夏渝州向來都當耳旁風,只以為是司君害羞,

    夏渝州側身,避開他的拉扯:“少特么糊弄我!不習慣?我看你就是不想承認,在你這親友們面前裝直男呢吧。今天要是甄美麗親你,你肯定就習慣了!”

    怒火燒盡了少年人的理智,開始口不擇言。

    “夏渝州!”司君被他這么冤枉,也有點生氣了,“我說過,跟甄美麗沒有任何關系,我根本就不認識她!”

    “不認識你就給人家擋桃花,你的組員還替你收禮物。都是男人,你當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呢,不就是享受別人追你嗎!”夏渝州狠狠推了司君一把,將毫無防備的司君推得踉蹌,直接撞到了墻上。

    一場聚餐不歡而散。夏渝州推完人就跑了個沒影,司君結了賬也離開了。剩下幾人面面相覷,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司君回家換了套衣服,去夏渝州宿舍樓下找他。打電話不接,發短信不回,司君在樓下踟躇了一會兒,給夏渝州發了個晚安后默默離開。

    夏渝州把頭埋進被子里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反應過激,但就是控制不住。媽媽沒了,讓他驟然失去了安全感,對于人類、對于愛情充滿懷疑。在老家的時候,他聽到憔悴的爸爸念叨:“血族和人,果然不能長久。”

    在水醫生感染了病毒之后,夏爸爸想盡辦法去見了她一面,死馬當成活馬醫給她初擁。然而夏媽媽并不具備轉化條件,咬了也是白咬,就在病毒帶來的高熱中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這句話,伴隨著親人離世的傷痛,深深刻在了夏渝州腦子里。現在就因為他是男生,司君就不愿在公開場合跟他接吻,等司君知道他是個血族還不得掉頭就走啊。

    夏鴕鳥就這么鉆進了狹窄的牛角尖尖。

    拜這一晚上的鉆角運動所賜,第二天上課,夏渝州沒精打采,索性扣上帽子趴在桌上補眠。

    “聽說校草他們那個項目成功了,對方學校已經發來邀請交流的函件。”還沒上課,同學們抓緊時間交流一下八卦。

    “哇,那可是醫學排名前十的名校,費用高得能嚇死人。但交流活動的話,費用兩邊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内蒙古11选5宣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