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都市小說 > 寶釵是個旺夫命[紅樓] > 掉掉湖里
    榮國府,史湘云依舊跟賈寶玉那么親密,而賈寶玉也沒有想過要避嫌。在賈寶玉的眼里,他們就是親戚,關系好的親戚,何必跟親戚講究那么多呢。

    而襲人也時常跟史湘云聊天,襲人也不可能去提醒史湘云。在襲人看來,史湘云成為賈寶玉的正妻也好,大家都是熟悉的人,史湘云自然不好趕走她這個通房丫鬟,少不得以后還得讓她成為妾室。

    史湘云的年紀漸漸大了,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事情,只是有的事情就是這樣,沒有說破,一路走下來。

    “探春妹妹呢?”賈寶玉還想到賈探春沒在這邊呢,“還有惜春妹妹呢?”

    “姑娘和四姑娘估計在屋里。”襲人道。

    “讓她們出來啊。”賈寶玉催促襲人去找賈探春和賈惜春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襲人不是不想去找,怕是叫不過來,“她們正忙著呢,我去瞅瞅。”

    襲人不敢不去,還是得順著賈寶玉,要是沒順著賈寶玉,估計她就要被對方厭煩了。去叫了,要是賈探春和賈惜春不來,這也就無關于她的事了。

    在這個榮國府,襲人就只能多在賈寶玉的面前表現,還有就是賈老夫人。大房那邊基本不管賈寶玉這邊的事情,而賈政頂多就是問問賈寶玉的功課,襲人也不肯湊到賈政的面前。

    襲人倒是想叫旁的人去,就怕惹賈寶玉不高興,親力親為才好。

    當襲人去叫賈探春和賈惜春的時候,賈探春和賈惜春正坐在一塊兒,兩個人倒是沒有去找賈寶玉。即使是自家兄妹,也得多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因著寧和郡主的關系,賈惜春倒是常出去。可以說寧和郡主有的地方做的不妥當,但是大部分舉動都還是起到很好的效果,讓這些姑娘們都記著男女大防,也知道不能跟紈绔子弟多湊在一塊兒,哪怕是自家的也不成。

    賈寶玉就是紈绔子弟,外頭關于賈寶玉的閑言碎語沒有斷過。

    再過兩年,賈探春這些姑娘也得說親,倒是不好總在賈寶玉的面前,也不好傳出其他的話來。在王夫人去了家廟之后,哪怕有賈老夫人疼著賈寶玉,到底不大一樣了。

    若是王夫人還在府里,賈探春少不得還得多湊到賈寶玉的面前,不能得罪嫡母。

    “正忙著呢。”賈探春開口,“二哥可要讀書的,也切莫一直只顧著玩耍。”

    賈探春有一個一母同胞的弟弟,叫賈環,賈環也是不愛讀書。這讓賈探春十分頭疼,她不可能指望著賈寶玉以后能當她的靠山,就賈寶玉那性子,只怕什么都不多管的。

    沒瞧見賈迎春回來榮國府幾次,即便賈迎春的生活還算幸福,也沒有什么抱怨的話,可賈寶玉也不多問幾句的。

    賈探春跟賈寶玉確實是同父異母,可這也別指望賈寶玉,賈寶玉最關心的就是他自己。而賈環是庶子,也沒有什么用,不讀書,以后的出路在哪里呢。

    “公子很用功了。”襲人笑著道,“兩位姑娘沒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襲人也不問她們在忙什么,反正都是些不重要的事情,她們就是不想去見賈寶玉而已。她也無法,總不能拖著人過去。

    等襲人走后,賈探春這才看向賈惜春,“每次都是做樣子。”

    襲人明知道她們不可能過去,還是過來找。

    賈探春和賈惜春也就是偶爾跟賈寶玉坐在一塊兒,不好總是坐在一塊兒玩耍。她們初次的次數多,就越發覺得賈寶玉看不用。只有一個賈老夫人疼著,到底不大一樣了。

    而賈寶玉本人才不管這么多,想玩的時候就玩,也不怕賈政打他,他可以讓人找賈老夫人。還有就是賈珠之前就是被打壞了,身體不大好,后面沒有再考,就出京城做官了。

    賈寶玉有時候就拿賈珠來說話,有時候還會頂撞賈政。賈珠沒有死,賈寶玉自然就可以多提賈珠,賈政一想到賈珠也來氣,可到底不好多打賈寶玉,就怕賈寶玉出問題。

    要是賈寶玉身體不好,怎么去科考呢。

    因此,賈寶玉倒是沒有怎么挨打,日子過得也相對輕松一些。

    賈惜春聽了賈探春的話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她是二哥身邊的人。”賈惜春道,襲人還府里還是很有臉面的。

    “就不知道她怎么伺候人的。”賈探春嘲諷。

    賈寶玉瞧見襲人回來,沒有瞧見賈探春和賈惜春,皺起了眉頭,“兩位妹妹呢?”

    “正忙著。”襲人回答,“都沒空。”

    賈寶玉沒有追根究底,只道,“又在忙。”

    兩個妹妹長大后,就越來越忙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們忙著嫁人呢,賈寶玉如是想。正因為賈寶玉這么想,也就覺得賈探春和賈惜春怪沒有意思的,一個個都那么默守陳規,太沒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湘云妹妹,還是你好。”賈寶玉轉頭看向史湘云,還握住了史湘云的。

    “愛哥哥也好。”史湘云笑著道,臉頰微紅,看向賈寶玉握著她的。

    在薛寶釵和司徒瑾成親之后,薛寶釵制作了一些干花,還有一些胭脂。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内蒙古11选5宣传